佛教怎么看待体育运动

2019-08-28 10:10栏目:体育
TAG: 体育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从佛法来理解,佛法的目的不是让你去争出个所以然,而是说让你完全做你自己,表达出真正的自己,释放出自我全部的能力,把事情做到真正完成而不是放弃。佛法常说的“自净其意”,就是说自己要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该做什么、怎样去认真去落实。这就是佛法的智慧。

  体育活动的竞争,不是对手之间的竞争,不是名次的竞争,而是自我的竞争,是如何战胜自己的争。

  看到您新的补充,其实佛对体育还是有学习的,在《佛所行赞》《佛祖统记》等记载佛祖生平的书中,曾经说过他在太子时有过良好的体育技能锻炼,力量很大,骑马射箭都非常出色,万人敬仰。所以他的身体素质应该不错。

  在出家以后,他经常是修行坐禅,目的是锻炼心思的定力,而不是说仅仅为了坐、为了不动,佛法的禅定功夫主要是定心念。所谓由定生慧。同时,佛法中并不推崇如何苦修、枯坐。佛法强调的是觉悟和智慧,而不是身体的如何强大,但也不是说放弃身体的正常功能,自我萎靡。那位 新农居 朋友有些调侃了,但也确实是因为他线了,生病和衰老是很正常的。圆寂也是正常现象,佛法不强调永生或者不死。(至于部分朋友会说,这些生老病死都是佛祖化现出的,实际如何如何,这些是属于宗教信仰崇拜上的延伸问题)。至于说到武术等功夫,是中国的特色,印度历来传统上瑜伽,其中一部分也被吸收到佛法修行中,比如《易筋经》。目的主要是调整坐禅时、坐禅后的身体协调状况。这些缘于瑜伽的一些身体修炼方法对中国的武术功底应该是有一定影响。

  不同参照系中观察同一物体的运动,看到的情况是 不同的。佛的参照系在心中。竟随心动。竟随心转。。

  一方面,佛教认为人身难得、佛法难求,应该倍加珍惜自己的身体;另一方面,佛教强调精神修道,而体育运动并不是执着于身体,体育运动本质上是通过身体的锻炼,磨练人的意志和品格,让人建立起对生命的自信,把运动的精髓融入到生活之中,激发超越自我的力量。在很多方面,体育运动可以从佛教文化中得到珍贵的启示。

  体育精神是人类完善自我、超越自我的精神。金牌至上,取胜第一并不是体育运动的本质,体育运动本质上是人的一种高度的和谐,一方面是运动员身体和精神状态的和谐,另一方面是比赛过程的和谐,也就是竞争的和谐。体育比赛过程是一种人性的自然流露,没有半点雕琢,人在运动过程中,是无我的,是超越个人意志的,进入一种空灵的忘我境界。

  如果把体育运动作为一种生活哲学,它所提倡的平等、公平、正义、包容、和谐,它所倡导的尊重多元文化,促进社会和谐,倡导世界和平与佛教哲学思想相得益彰、交相辉映。可以说,建设一个和平、正义、美好、和谐的世界,这既是奥林匹克的奋斗目标,也是佛教的终极追求。

  体育是一种文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是随着人类的需要和社会的文明的进步而发展,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光辉灿烂的文化,我国的传统体育也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两者相互促进、融合发展。在我国这个有儒家、道家和佛教等多元思想的环境中,形成了我国传统体育的基本特征。尤其是佛教文化、观点对我国传统体育的渗透最为显著,对我国传统体育的形成和发展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我国佛教和道家就长生不老的问题进行了长期的论战,道教求肉体长生;佛教贵精神解脱;佛教无疑是追求永生不死的,其追求的终极目标为涅磐,涅槃四德“常、乐、我、净”中的“常”,即永生不死之意。佛教对我国传统体育养生的影响,主要以禅坐为主要形式,通过长期的坐禅实践并运用一些调息、调心、调身的养身方法,为身体的外静内动锻炼,促进人体健康长寿。

  坐禅与人的心理和生理关系密切,人体的构造,是非常复杂精妙的,它能够成为一个完整的个体,主要是依靠神经系统,尤其是大脑的作用。同时根据生理学的观点来说,人体结构的最大作用,首先在于生命的维持,一方面摄取体外的养料和氧气供给于体内各器官,一方面使体内的二氧化碳和其他废料排泄于体外。这种物质交换的现象,就是所谓“新陈代谢”。坐禅首先影响人的心理活动,心理每每更能影响生理。譬如:内心有所惭愧,顿觉面红耳赤;内心有所忧煎,不觉发白貌悴,这是心理的影响于形体;愉快时五官的见闻等感觉优美,而悲哀时,便完全相反,这是心理的影响于五官;兴奋时食欲便能增进,而郁闷时便减少,这是心理的影响于肠胃;忿怒、嫉妒等不正常的感情起时,能使血液及各部组织中,发生毒素,这是心理的影响于血液,可见心理的力量足以支配肉体。

  人身有生理和心理两个方面,我们从事修养,固然两方面都不可偏废,但心理方面其实更重要,从解剖生理的观点来说,中枢神经——脑和脊髓,也是联系、管理和调整神经活动的总机构。巴甫洛夫创立高级神经活动方式“条件反射”学说时,曾利用一条狗做试验,那条狗一听到铃声,便分泌唾涎,那是经过大脑皮层的活动,转移到延髓部分唾液分泌中心,再到分泌腺,这也是心理影响生理的一个说明。静坐不但在生理方面可以使血液运行优良,使人大有裨益,从心理方面也能使全身精神归于统一集中,而促使心理现象向健康更进一步发展。抱着一种平静的态度,是与注意的分散作斗争的唯一方法。同时心理既安宁而正常,思想也清明而愉快,自然又能促使体气和平,祛病延年。坐禅使精神力集中,关于精神力集中的问题,我们可以借助这个例子来说明:我们用三棱镜或凸镜摄取曝光于一焦点,便能起燃烧的功能,这是由于曝光在集中以后,就发生高度的热力。同样在禅定状态下,大脑皮层处于保护性抑制状态,可以协调、恢复大脑的功能。让人的思维能力极大的提高,产生常态下无法具有的灵感和智慧。这就是佛教中由禅定产生智慧的修行方法。同时人的禅定可以使人体基础代谢明显下降,耗氧量减少,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代谢约为正常人的60%,皮质激素、生长激素减少,免疫功能增强。

  佛教的禅定入静是我国古代养生保健的重要法则之一,为我国的养生保健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佛教僧尼习武源于我国南北朝时期,武术界认为僧尼武术源于禅宗初祖菩提达摩,可以说佛教武术是我国武术运动中最具代表性的。少林武术的发端、繁衍受佛教禅宗的影响也可谓至深至远。诚如日本佛教史学者镛田茂雄所言:“中国武术的背后有禅的思想和炼身术。”禅宗思想对少林武术的影响作用是多方面的,总的来说表现在少林拳法中心意的持守锻炼、拳法的内功修为,以及习武的宗旨与戒约、武德等几个方面。少林武术内功中的上乘功夫,注重养气调心,超于神化,实以心意之持守为要。《少林拳术秘诀》云:“上乘技击术,总以有几分禅机,方能活泼镇静,所谓超乎寰中,得其象外民也。”少林寺拳谱中指出:“手到不如身到,身到不如心到,先到以心,后到以身。”出必中的,心一动而后百体从令。少林寺拳谱中又说:“耳与心合多益精,目与心合多益明,口与心合多益勇,鼻与心合多益力,手与心合更疾快。”“五行相合一气,心一动而内劲生”,强调的仍是心的作用。

  内功修为有养气、炼气二说。养气属心意的锻炼法则全出禅宗;炼气讲究姿势、调息、运气,是一种在佛家禅功基础上吸收道教及民间气功而成的武术内劲气功。少林派所传练内功之境界分为三乘。下乘功夫,以神气会合运行于内,调息活脏为特征。旨在尽快入静,心意领气,使神气相随,动气于内脏经络,以达祛病健身,延年益寿,为拳法打下坚实的基础。中乘功夫,以刚柔相济、动静结合,补气相凝为特征,功成可以神役气,其气周行全身,不畏拳打脚踢,还可增强自己拳脚的攻击力度。上乘功夫,为少林内功之最高境界,以能运行刚柔为特征,功成于刚中有柔,柔中带刚,随意变化、灵活敏捷,神速莫测。

  少林武术源出佛门,自不能不受佛学慈悲戒杀之旨影响,强调练武的宗旨在锻炼体魄、自卫防暴,严戒恃艺妄用、逞凶肆恶、好勇斗狠。少林寺武功由来极慎外传,若传予俗家弟子,必技心地善良、德行品格俱优者。

  佛教武术,是以内功拳法为基础,旨在炼气炼力,为强身健体之术,克敌制胜之本。《易筋经》、《洗髓经》记载:佛教武术重心意的锻炼,以禅定的调心法为炼心法则,其习武的宗旨与戒律,与追求武德是分不开的。所以,佛教文化是与中华武术的产生和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综上所述,佛教的禅定修身法,以及以解决生死问题为宗旨、以宗教性的气功或瑜伽实践为中心的哲学思想,无论是对于佛教的养生保健还是武术的发展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我国现代体育,逐步融入了世界体育的大舞台之中,同时也丰富和发展了世界体育文化,现代我国体育已成为世界体育一股不可忽视的主要力量,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成绩就是最好的证明,现代体育的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在观赏职业化的竞技体育的同时,对自身能够参与的大众体育、体育健身、体育娱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修炼身心的方法却远远不能适应当代人的需求,而佛教文化中的一些修炼方法对我国现代体育的发展有重要的启迪和借鉴作用。

  (一)佛教的心灵修炼和解决身心问题的方法对现代健康教育有很大的启发性作用

  心神不安,情性燥急,为致病致死之总因。故安心法,为保健之第一要诀。心可以主动一切。心定则气和,气和则血顺,血顺则精足而神旺,精足神旺者,内部抵抗力强,病自除矣。故治病当以摄心为主

  中医的最高境界是养生,养生的最高境界是养心。为此有“下士养身,中士养气,上士养心”之说。看人也是如此:观相不如观气,观气不如观心。心定神一,受治者信坚心专,两心相合,可以统治百病,无不神效。心过劳的人,心疲肝旺,心过劳就是心太满,不虚。心满,则不纳肝(木)生之火,心不纳肝生之火,则肝气必积而盛。肝木克土,脾胃受病,消化不良,营养不足,夜眠不安。土又克水,于是肾水大亏,水不足则火更旺,心肾相联,心气更弱,肺病即成。相互关联,一动全动,一病全病。而扰之者,乃在妄心,所以治病在安其心,安心在息其妄,息妄在明其心,明心即自其觉,而健康的功效在于心静。人生一切事业,皆以精神为根本,而精神之衰旺强弱,全赖心神之静定不乱,一个乱字,足以妨碍一切工作。

  心灵修炼最忌的是个“乱”字。心乱了,对外可使事紊,对内可扰“血气”,使之失常。凡“恼、怒、恐、怖、喜、忧、昏、疑”,都是乱的表现,此乃多病短寿之根源,不但养病时不应乱,平时亦忌心乱。

  人在生病的时候最忌讳是嗔恚心(注:嗔恚心是指仇视、怨恨和损害他人的心理。嗔是佛教所说的根本烦恼之一,与贪和痴一起被称为“三毒”。)起。这个时候一定要安然顺受,让心安定。然后慢慢调理,健康很快恢复。心安才能气顺,气顺才能除病。否则心急火上,肝气受损,加重病情。心神宁一,那浑身的血气,自可健全发挥

  现代医学表明:病由心生,即疾病的产生大多是由人的心理问题造成的。佛教就身体和心灵来说,更注重对心灵的修炼,佛教文化认为若是身体遭受疾病痛苦的折磨,使身体不能健康,而心灵又怎能得到解脱,所以主张使身体的锻炼在整个心灵修炼的过程中顺其自然的发展,因此强调心灵修炼是彻底解决身体疾病的关键所在。消除杂念,放飞心灵,采取一种“中道”的生活方式,使身体回归人性原本的自然状态,促进身心健康。 。

  (二)佛教的以“坐禅”为主的养生形式,为现代人追求健康长寿提供了一条良好的修行途径

  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重在强调身体和心理的健康,也就是说,人体的健康是身体、心理的统一。现代体育不能把健康仅仅看作是身体的活动而忽视对心理的锻炼。佛教禅定为主要养生形式,就是通过坐禅,以外静内动,内则指通过呼吸系统、神经系统对机体的调节,来促进机体的基础代谢,从而达到了调节机理,以此改变机体各功能器官的机能,来促进人体的健康。

  禅定是我国传统养生学从佛学中继承的宝贵遗产,通过静坐可使阴阳平衡,经络疏通,气血顺畅,从而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佛家认为人的情绪波动和无穷思虑,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人体的阴阳平衡,从而对生理机体有所干扰,所以要参禅打坐,以常静虑,力求清净,排除杂念,安定情绪。其次参禅打坐身躯不动,减低人体的新陈代谢,在客观上减低人体运动消耗,从而延长了人的寿命。静坐可以澄清思虑,增进健康,是修养身心的一种重要方法。

  所以,佛教的禅定养生思想为促进现代人身体与心理健康的完满状态提供了很好的途径。

  (三)佛教的思想中的“中道”教义,及其“禁欲主义”对促进人们健康心理的形成和完善有重要启示

  佛教在反对残身苦行的同时,也反对过度的纵欲,佛教文化认为享乐和贪欲对养生是不利的,享乐和贪欲会严重损害身心,对个人的心理发展极其不利,佛教主张:生活是简单而非困乏,朴素而非追求刻苦,要做到清静而满足,加强心灵的修炼,消除欲念,回归人性原本自然的状态,做到在物质利益和荣誉面前保持一颗平常心,能够做到平静的看待得与失、胜与败。现代我国体育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运动员在金钱、权力的刺激下,在贪欲的指使中,做出了有违职业体育、竞技体育道德的行为,严重破坏了体育的纯洁性,运动员的心灵也发生了扭曲,既不利于现代体育的发展,也不利于运动员个人的心理健康,所以,佛教的“中道”教义和“禁欲主义”对规范和促进体育的健康发展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佛教的保健养生手段是当今群众性体育所尊崇的对象,同时佛教文化中的某些哲学思想,如:因果报应思想、缘起说等也逐渐受到中外专家学者的重视。佛教的“缘起说”的哲学观点认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指示大家不要执著于相,拿得起放得下,才能够脱离烦恼,我们的肉体就是身相,我们不应过于执著身体的发展,过分的、超负荷的锻炼身体有时会适得其反。现代社会的高速发展,也为现代人带来了许多烦恼,工作、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从而使他们通过体育锻炼来发泄心中不快,这本无可厚非,但是,他们在锻炼中不能按照体育的规律,盲目的、过分的消耗自己的身体,则事倍功半,欲速则不达。所以,现代大众体育的盲点还有很多,群众在进行体育锻炼的时候急于求成而不按规律办事,有时会使身心受到伤害。因此,人们应该从佛教文化中得到启示,懂得按“中道”办事。

  从伦理学、行为学角度看,佛教以“戒、定、慧”为纲的修持之道本身就是一种完整的道德修养、行为自律的体系,佛教要求修禅者须先以持戒为基,以一定的宗教戒律为规范,自觉地约束自己的“身、口、意”三业,佛教的这种“戒、定、慧”的思想可以适用于现代社会,能够起到约束恶行的作用,还可以自然使其心理平静,道德高尚,行为合乎理性,具有高度的自控能力,很强的自塑能力,有力量把持自己使行为符合自己所处的社会的伦理道德规范。对于规范运动员的过激行为、过度追求名利、违背体育道德的行为,具有很好的约束作用。佛教文化对现代人的教化作用是巨大的,在促进和完善现代人方面的作用也是十分明显的。

  展开全部记载里估计是没有的,他是位王子,我想大概从小就在那种竞争王位的环境里长大,看见人们肉体和精神的痛苦,相信也应该包含他自己本人的(故事倒没提到他自己),为了终极解决痛苦,在那个修炼盛行的时代,他就加入了修炼行列,六年无果,且差点饿死,好在一位姑娘送了他一碗羊奶救活。

  所以我可以合理推断,在他心目中,身体应该不差(起码在离家修炼前不成问题,本要继承王位的王子生活条件不会差的),心里的痛苦显得更为突出,精神的需求和解决之道才是他要搞明白的,他成功了,找到了能自圆其说的人生痛苦根源以及解决办法,并付诸实施意图解救人类痛苦。

  那么你问的问题,我相信应该可以得出结论了。在那个时代,那个王子身份的生活的环境里,应该不会有体育运动的概念,既不会明显地喜欢因为要身体健壮的体育运动,也因为他本人原本身体也并不差。有意思的是,他因为营养不良而病倒,却因为忠实信徒给他补的太快而涅槃了。其实,我就是想知道佛教对待体育运动的态度。 要内心的解脱,但是也要良好的健康状况来支撑,不是吗? 楼下的网友说少林武术,我觉得可能有点启发。

  实修心性才是重点...(要先他後我)~~还有要有正确&高层次的法理来指导~

今日相关新闻

  • 广东体汇体育传媒有限公司怎么样?
  • 关于体育课的作用和意义
  • 体育运动有哪些
  • 国家体育总局
  • 体育运动中的极点是指什么?